根據環球網的消息,昨天,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索契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會面時,給烏克蘭這三個月的大反攻做了一個總結:“不是失誤,而是失敗”。大伊萬認為,從烏軍預定的戰略目標,和已經實現的戰役企圖之間的差異來看,烏軍的夏季攻勢不說徹底失敗,但離成功確實挺遠。

烏克蘭新一輪動員

同時,烏克蘭國內又開始了新一輪大規模抓丁拉伕。根據環球網昨天晚上的消息,烏軍確實如上個月烏國內傳言的那樣,正在通過降低對壯丁的身體要求,要求歐洲國家遞解引渡適齡的烏克蘭難民的方式,進行新一輪強制動員。

在壯丁的身體條件上,烏軍祭出了兩個措施:一是大幅度降低身體條件要求,對于臨床治愈的結核病患者、輕微癥狀的肝炎患者、艾滋病毒感染者,慢性內分泌系統疾病患者、癥狀輕微的精神障礙患者、還有神經官能癥患者、中樞神經疾病患者、心理疾病患者等,此次一律被烏軍列為征召范圍;

二是男女不論、學徒出陣,烏軍開始在全國范圍內登記符合條件的女性醫師、藥劑師、護士等。其中護士學校畢業的女生要求全部進行兵役登記,時刻準備接受征召。同時烏國內還在議論紛紛,說烏軍打算將一些大學生強制征召,讓烏克蘭新大學學年不少學生不敢返校。

烏克蘭當局發到學校的傳單:上學救不了國!參軍吧!

而在引渡遞解烏克蘭難民的問題上,據稱目前波蘭已經行動起來了。有報道稱波蘭國內有至少6到8萬適齡的烏克蘭男子,這個6到8萬可能是進行了登記的數據,據稱波蘭打算將他們全部抓起來引渡給烏克蘭,昨天晚上還有消息表示波蘭已經開始抓人了。此外在法國、德國等國家,起碼還有20到30萬適齡的烏克蘭青年男子,烏軍正在打他們的主意。

但有所不同的是,烏克蘭自己也承認,這些國家由于國內政治、社會管理和法律因素等,要把這些烏克蘭人動員起來交給烏克蘭回去填線,這個難度確實有點高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在抓丁我來送死你去的不做人方面,波蘭確實達到了歐洲國家的頂級水平,已經無敵了。

烏克蘭的兵力池規模

烏克蘭的抓壯丁怎么就抓到了這個地步?大伊萬是真的沒想到,昨天晚上咱和一個兄弟嘮嗑,說烏克蘭無論如何也沒有必要把拉壯丁的標準給降低到這種地步。咱們來算一算烏克蘭控制區的實際人口數好了:

其實這個實控人口數大伊萬之前一直在算,烏克蘭雖然在2021年賬面人口還有4000萬,但是實際上有多少人根本就沒人能說得清。畢竟克里米亞的190萬人實際上在俄羅斯境內,在特別軍事行動開始后,盧甘斯克州有大約200萬人、頓涅茨克州又有80多萬人,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州各有幾十萬人都被俄羅斯笑納了。此外烏克蘭人還有近300萬人跑路或原本就居住在俄羅斯,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到今年7月,登記的烏克蘭難民人數達623萬。

這樣一來二去,大伊萬算出來基輔政府的賬面人口應該在2600萬左右,當然也有高估和低估的。比如一些西方媒體認為烏克蘭可能有個2800萬人,梅德韋杰夫前段時間認為烏克蘭只有2000來萬人,但總歸來說,2600萬是一個中位數。

按照2600萬賬面人口計算的話,咱們還需要考慮這樣幾個因素:

一是烏克蘭的老齡化率。相比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蘇聯的老齡化率,烏克蘭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,60歲以上老年人占到社會總人口的25%左右。這就相當于要減掉四分之一的賬面人口,也就是650萬人;

二是烏克蘭的男女比例失衡問題。戰前烏克蘭的男女比例已經失衡到了男性和女性比例46:54了,當然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,登記的烏克蘭難民中有七成以上都是女性。這似乎意味著很多烏克蘭男人還在國內,咱們就算目前烏克蘭國內人口還有六成以上男性,也就是1170萬男性;

三是還需要刨除烏克蘭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、14歲以下未成年人這種基本的、維持社會運作和代際更替的人。烏克蘭政府部門工作人員還有18萬,14歲以下青少年的數量咱們算個中位數算400萬。

這樣在三減兩減之后,意味著烏克蘭政府的兵力池總人數,在不考慮女兵的情況下,應該可以動員600到700萬人才比較合理。

而從烏克蘭軍隊目前的動員情況看,烏克蘭軍隊現在有世界上規模最為龐大的陸軍部隊,全軍高達100多個旅。根據西方媒體采訪得出的側面消息,烏軍一線部隊總兵力長期維持在30萬人以上,后方部隊則有60萬人左右,同時每個月還會持續征召1到2萬人用于補充不可恢復性損失(死亡、重傷、投降等)。

部隊規模盡管龐大,但烏克蘭政府的兵力池更大,600到700萬人的兵力池。就算動員出來150萬人,只不過動用了兵力池四分之一左右的兵力,無論如何也輪不著諸如動員傳染病人、精神病人,甚至委托北約國家幫忙抓壯丁才是。

烏克蘭如此動員的原因

因此目前對于烏克蘭政府新一輪抓丁行為,比較靠譜的解釋,大伊萬昨天晚上和朋友討論良久,也就這幾種可能性了:

一是烏克蘭軍隊的損失可能比想象中的要大。目前美國《紐約時報》承認的烏軍損失是死亡7萬,但注意的是這個數據并不可靠。畢竟在今年年初華郵承認的烏軍死亡才1.7萬,不可能打了一年才死了1.7萬,后面打了三個月大反攻居然死了5.3萬這種離譜的事情。

同時前段時間烏克蘭國內還有一家電信運營商搞了一個“給所有死亡士兵發謝謝”的活動,發出的短視頻顯示有40萬士兵的手機永遠收不到這個“謝謝”了。消息發出之后輿論大嘩,畢竟這意味著烏軍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40萬,大伊萬認為這個數據也未免太高了,烏軍每天都死超過700人的話,俄軍達不到這個殺傷效率。

但是,很明顯烏軍不可能只死了7萬,也不太可能像大伊萬之前估計的那樣,死亡10萬左右、和俄軍陣亡比1:3到1:4?,F在來看,烏軍截止目前最有可能的陣亡人數,在15到20萬之間應該是相對合理,同時還有相同數量的重傷員和數萬俘虜,不可恢復性損失超過30萬應該是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。這樣的話不可恢復性損失和傷員總數接近100萬,現役軍人超過100萬,600萬的兵力池已經抽空了三分之一接近二分之一,確實有可能導致烏軍在抓壯丁的問題上開始極限秀操作,開始大肆降低動員的身體標準。

二是烏克蘭政府的行政能力已經下降到可憐的地步了。之前有大佬在討論基輔政府的實控人口時,就提到過一個流民的概念,認為烏克蘭境內有數百萬流離失所的人。這些人居無定所,烏克蘭政府根本找不著人,因此這部分人理論上算是基輔政府可以動員的兵力池里邊的人,但實際上很難動員出來?;o政府滿大街拉壯丁,把人往車里一塞就走,很多也正是因為這種流民的存在。

大伊萬之前也提到過,動員的效率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政府的社會治理能力如何。對于基層有沒有足夠的控制力,對于基層情況有沒有充分的掌握,可以一竿子插到底,很顯然基輔政府長期以來,在這方面都有所欠缺。這讓很多人念茲在茲的基輔政府三級動員體制,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理想主義的運作模式,到了實際中不可能有這么高的效率。

基輔政府現在開始降低動員兵的動員標準,甚至連傳染病人和精神病人都不放過,只能證明他們通過正常途徑,越來越抓不出來人了。相反,諸如精神病院,還有需要長期到醫院接受治療的傳染病人、慢性病患者等,這些人反而都是確定的。醫院有登記造冊,拿藥就醫都要到醫院去,那么動員這些人,反而沒有什么困難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烏克蘭政府委托北約國家去動員跑到西方的烏克蘭難民,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。這些人是有登記的,畢竟要接受所在國的救助,反而是能夠確定地址的,有地址就能把人抓出來。當然,考慮到西歐是申根區,這個抓丁的效率肯定還是不如烏克蘭國內那么高的,只會導致這些烏克蘭難民普遍脫管和繼續往其它國家逃亡。

總之無論是哪種可能性,我們都要強調,烏克蘭政府開始動員精神病人、傳染病人等,都是烏政府控制區兵力開始枯竭的征兆。對于烏克蘭來說,要么在這最后一個月的大反攻中把老本全部壓上,要么就在動員中榨出最后一滴水、等到明年或今年年底再一把。但無論如何,目前的戰略態勢對于烏克蘭來說,已經非常不妙了。

備案號:贛ICP備2022005379號
華網(http://www.noblerealtyco.com)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

QQ:51985809郵箱:51985809@qq.com

日本精油私密按摩3摩|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av|天天看片永久免费av影城|婷婷精品大全在线观看|无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